[設為首頁] [收藏本站]
站內搜索:
  您當前所在的位置:安仁新聞網-紅網安仁站 > 永樂文苑 > 永樂文藝 > 內容閱讀  
明代知縣何處在,若隱若現志中尋——安仁明代知縣考
  來源:王禪  時間:2019年06月03日   作者:anren 閱讀:

  縣是明代最低一級的地方政權,通常所謂的“朝廷命官”一般也只任命到縣級官員為止。因此,進行一定的縣政研究對于深入了解明代安仁地方政治面貌,解讀明代安仁地方經濟社會百態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

  安仁縣明代時屬衡州府管轄,當時一同接受衡州府管轄的縣州還有衡陽縣、衡山縣、常寧縣、耒陽縣、酃縣、臨武縣、嘉禾縣以及桂陽州(明代的州分直隸州和散州,其中直隸州直隸于各省布政司,與府同級;桂陽州系散州,屬衡州府管轄,與縣平級)等,俗稱“九縣一州”。

  從明清府縣志史記載的有關文字中可以發現,整個明代擔任過安仁知縣(縣令)或者履行過知縣職責的有名有姓的官員一共是54位,其中擔任過知縣實職的有53位,還有一位叫做薛之奇的陜西延長人,當時只是以衡州通判身份在崇禎五六年年間奉檄短暫攝理過安仁政務,并不是實際意義上的安仁知縣。另據史料記載,在明正德十二年知縣韓宗堯去職之后至嘉靖二年之間知縣袁達任職之前,安仁沒有任何有關知縣的文字記載。在這五年的“知縣真空期”,估計要么是當時朝廷暫時安排州府或其他官員攝理過縣內政務,要么是臨時指定了當時縣里的佐貳官(縣丞或主薄)代行過知縣職責。下面,試從三個方面對安仁明代期間歷任知縣情況作一些簡要分析,以期拋磚引玉:

  一、安仁明代知縣籍貫出身分析。在官員銓選上,明朝初期實行“南人官北、北人官南”的原籍回避制度。江南的人到江北為官,江北的人則到江南做官。后來,這種大區域的官員回避制度逐漸發展成了除學官以外的易省為官制度。所以,從任職官員的籍貫來看,安仁明代知縣跨省異地交流調任的現象十分普遍。明代歷任知縣中除洪武八年上任的劉誠和天順七年到任的范榮籍貫無考外,其外省官員蒞政任職的比例幾乎達到了100%,其中尤以江西(8人)、南直隸(8人)、廣東(5人)、福建(5人)和廣西(5人)五地蒞安任職的官員人數為最多,其他依次分別是四川、山東兩地各4人,浙江3人,北直隸、山西、貴州、甘肅四地各2人,云南、陜西兩地各1人。從官員任職出身來看,明代安仁知縣中有同進士出身1人,即江西弋陽人陳善;舉人28人,分別有山東人李璉、廣東潮陽人廖欽、廣東人唐敏、廣西宜山人吳興、南直隸歙縣人賀俊、四川巴東人陳大本、江西廬陵人彭誥、廣東番禺人韓宗堯、福建閩縣人袁達、貴州普定衛人孫枝、浙江孝豐人章珪、貴州永定衛人張宥、江西豐城人劉善毓、江西廬陵人王生賢、浙江余姚人王守文、四川江津人粱希賢、福建閩縣人阮北、浙江烏程人尹鳴商、直隸金陵人黃守緒、福建晉江人李維鉉、廣西宣化人蔡露、山西平定人蔡鳳梧、山東利津人郭修德、山東曲沃人張自省、四川隆昌人劉光宇、山東即墨人袁燦然、廣東番禺人林昌谷;監生8人,分別是廣西橫州人鄧璿、山東武城人李恕、江西吉安人施善、南直隸廬江人章綿、福建莆田人鄭遂、江西貴溪人丘錀、南直隸華亭人包鳳、江西分宜人楊定甫;貢生10人,分別有南直隸武進人鄒京、福建永定人賴霖、南直隸桃源人于溥、廣東澄邁人馮克成、四川威州人謝之藩、北直隸通州人徐桐、廣西陽朔人黎遵古、北直隸真定人林萬邦、陜西延長任薛之奇、云南人江虬。另有韋衡、劉誠、翟大亨、余鐸、劉懋、范榮、陸翰等7人之仕途出身暫無考。

  二、安仁明代知縣任職時段分析。從任期長短來看,明朝前期官員的任職時間普遍較長。洪永期間的幾個縣令,任職時間都達到了8年以上。其中,第一任知縣即洪武元年(1368)任職的韋衡任職8年(洪武元年—洪武8年),其繼任者劉誠任職12年(洪武8年—洪武19年),第三任知縣翟大亨任職9年(洪武19年—洪武28年),余鐸任職14年(洪武28年—永樂10年),廣西桂林人劉懋的任職時間為歷任之最長,達到了24年(永樂10年-正統6年)。此后,除成化十一年上任的陸翰任期達到十年以上、嘉靖年間的包鳳任期達到6年以上外,其余大部分知縣的任去職時間一般都控制在2-5年之間。任職時間最短的,當屬福建晉江人李維鉉,他于萬歷7年(1528年)底自蕪湖調知安仁縣,在這個崗位上只呆了不足三個月時間便調走了。至于其具體的去職原因,郡縣史志均未注明,明《(萬歷)衡州府志》只有一句“在官僅八十日而去”的簡單說明。然后,就是嘉靖時期的章珪、萬歷時期的馮克成以及崇禎后期的黎遵古了,任職時間均為一年左右。據衡安府縣志記載,章珪是嘉靖8年上任的,嘉靖9年即卸現任;馮克成系萬歷23年到任,24年去職;黎遵古則是崇禎9年(1636年,亦即清崇德元年)到任的,第二年即崇禎10年便換成了北直隸真定貢生林萬邦。在此,還不得不重提一下崇禎五六年間奉檄臨時攝理安仁政務的正六品衡州府通判薛之奇。據清《(乾隆)衡州府志》載,薛之奇“由恩貢任衡州府倅”,“革漕白二糧陋規”,“攝常寧郴州宜章三篆剔弊厘奸”,“民有到處青天之謠”。這說明,薛之奇當時不僅攝理過安仁政務,后來還曾攝理過常寧、郴州和宜章三地政府事務,且革除漕白二糧課征之利弊卓有成效,一時被百姓褒贊為薛青天。在崇禎后期這樣一個特殊時期,一個地方的縣令更迭如此頻繁,是有著深厚的政治和社會原因的:當時的農民起義風起云涌,社會動蕩不安,極大的震撼了中央政權,這自然也不可避免地波及到地方政權的人事任命格局。直至明崇禎十三年,安仁縣最終迎來了明王朝的末代縣令江虬。江虬是云南貢生,其具體的去職時間無考,但參考明王朝滅亡的時間,可粗略推定為明崇禎十七年,也就是李自成農民起義軍攻占北京崇禎皇帝自縊煤山的1644年。從官員具體的任職年號看,明代55個知縣(含攝理)中尚有包鳳、王生賢、林萬邦、薛之奇和江虬等5人沒有明確的到職或者去職年號。其中,包鳳僅有“嘉靖間任”的粗略記載,具體的去職時間亦無考;王生賢、林萬邦、江虬三任則只有任職時間,去職年號不詳。據嘉靖和萬歷年間篡修的衡州府志和后來的清《(同治)安仁縣志》記載,王生賢是江西廬陵舉人,字國禎,號東洲,“嘉靖十六年由鄉舉知黃州府麻城縣事”,嘉靖十七年調任安仁。他到任后的這一年冬天(即嘉靖17年12月),明王朝發生了一件大事,嘉靖帝的母親獻后蔣氏去世。因嘉靖帝的父親(即興王朱佑杬)的封地在承天府(今湖北鐘祥一帶,明時亦稱興都),獻后死后是應該運到興都與其丈夫合葬的,這就給了王生賢一個展示個人能力的機會,當時的府志是這樣說的:…“時獻后祔葬興陵生賢以才能應名赴襄大事肅廟巡幸興都復蒙召見亦一時寵遇”。可見,王生賢因為個人才能出眾,被臨時抽調到承天府參與承辦獻后祔葬的相關禮事,并再次受到皇帝召見。王生賢去職安仁的時間不詳,大致時間應該在嘉靖二十年之后,因為嘉靖二十年的時候他還曾和當時的教諭閔文振一道在安仁“修學碑”。不難想象,之后他終因“一時寵遇”,而被嘉靖帝提拔調任,后志載其后“升直隸河間府通判終茂州知州”。據王明冉《明清時期四川羌族教育研究》載,明嘉靖年間四川直隸州茂州地區確曾出現過一位叫做王生賢的正四品知州,應該就是從安仁赴任的這位王生賢無疑了。迄止明末,明代歷任知縣中去職時間最明確的當數萬歷十八年任職的山西平定人(萬歷衡州府志誤載為陜西平定)蔡鳳梧。蔡在安履職五年,對明洪永特別是嘉靖以來的縣志資料進行了比較系統的收集整理及研究校正,他整校的安仁縣志資料“匯編于乙未春之正月”,“脫稿于四月之終”,這就是明《(萬歷)安仁縣志》的初稿。這一年的農歷三月,蔡鳳梧因政聲卓著而擢升南直隸淮安府同知(淮安府是當時的大府,其知府一般為正三品或者四品官員,作為副知府的同知品級至少應該是正五品以上官員;另據清<山西通志>載蔡鳳梧后官至正四品四川兵備道副使),他在縣志初稿序言中亦不無抱憾的說到“書未成刻”,“余以遷秩行矣”,但他仍不忘在“行之先日”,“手筆所新之策委以付董治之諸生命梓”。因鳳梧先生的“行之先日”便是“萬歷乙未三月既望”,也就是萬歷二十三年(公元1595年)的農歷3月16日,由此可以推定,這位蔡邑侯離開安仁的具體時間應該就是明萬歷二十三年的農歷3月17日了。

  三、安仁明代知縣政績政聲分析。通觀明代歷任安仁知縣蒞政軌跡,真正留有政聲的不過十來位。一個是首任縣令韋衡,他是江南(南直隸)鳳陽人,系明朝開國皇帝朱元璋的正宗老鄉。《(嘉靖)衡州府志》記載他“國朝洪武元年知縣事”,“處事公平”、“好尚詩書”、“愛民如子”,“縣治暨公署皆其創始”;《(乾隆)衡州府志》亦評價他“洪武初令安仁有惠政”,“建治葺學立驛規模初定”。第二位便是安徽池州人余鐸了,我們前面講過,余鐸是從洪武二十八年開始擔任安仁知縣的,當了14年的知縣,但他在擔任縣令之前還做過幾年的主薄,也就是說余鐸在安仁的實際任職時間應該遠超過14年。當時的主薄和縣丞(一般是正八品)一樣是知縣的佐貳官,正九品,是一縣之中地位僅次于知縣的官員,也是一縣的評分官,主要輔助知縣管理糧馬、巡捕等實際事務。《(嘉靖)衡州府志》評價余鐸任主薄時“公平正大”、“民愛慕之”;《(乾隆)衡州府志》則記載得更加詳實,說他初任安仁主薄時“邑多流亡逋負”,遂“奏撥茶陵屯種割稅輸納境稍安”,“集任滿當代父老數百人走闕下乞留”,后來“遷本縣知縣惠政益多”。陳善是江西弋陽籍進士,字克一,明弘治十三年開始擔任安仁縣令,對于他的政績,府志主要總結為三個方面:一是“嚴于治盜境內寧息”,二是“作養士類多所成就”,三是“嘗以編戶逃亡重役為民奏”,并進行了適當的基層機構改革,“減十五里為七里”。韓宗堯系廣東番禺舉人,字希中,他自正德八年擔任安仁知縣后,即大膽推行輕徭緩賦政策,充分調動廣大農民發展農業生產的積極性,以致“民不知勞”。正德十一年,當時的郴桂農民起義軍首領龔福全、劉福興率軍進攻安仁縣城,韓宗堯“帥兵出御”,后城破被擒。當時的嘉靖郡志有過這樣的記載:(韓)“被執不屈”,“驅之去以大義論賊”,“賊不敢加害”,“越五日邑民相率贖歸”。就是說,義軍攻破安仁縣城后,曾經俘獲過知縣韓宗堯,但韓宗堯并沒有因此屈服,而是與義軍首領們爭論大義之道,義軍也沒有加害于他,五天之后,縣內官民便用錢將他贖回。作為安仁縣明王朝時期的一代名宦,韓宗堯之所以能留名于府縣史志的另一政績,就是從正德十一年開始修建磚石城墻。因為之前的安仁縣城墻都是吳興時代留下來的土城墻,并不牢靠,而且被龔福全義軍攻破過。關于安仁城墻,《(嘉靖)衡州府志》記有這樣一段話“知縣韓宗堯相地開拓易以石未就去”。就是說當時的知縣韓宗堯被縣內士民贖救回來之后,便開始實施修城(墻)計劃了,他組織邑民擇地挖掘墻基,改砌磚石墻,只不過當時還只是個半拉子工程,他就因“不狗乎眾”棄官而去,把這一工作留給了下任袁達。袁達是福建閩縣舉人,字德修,號佩蘭,嘉靖二年由鄉舉任安仁知縣。他“為政嚴肅”,當時“邑多盜”,袁常常“躬自蹤跡”,“摘發如神”,結果“歲余奸宄斂跡”。袁達彪炳志史的濃墨重彩之作,就是繼承并最終完成了前任韓宗堯未競的修城事業。當時的府志說韓宗堯修城“未就”,“知縣袁達相繼”,后來整個城墻“成功周圍四百八十丈”,“高一丈九”,“串樓五百八十四間”,并開設“門四座”。這些文字最早出自于明嘉靖15年衡州知府楊佩主修、衡陽正德進士劉黻編纂的《(嘉靖)衡州府志》,是時距袁達成功圍城并離任的嘉靖5年僅有十年之隔。這是當時安仁官方上報給衡州府的統計數據,具體經辦者是當時的安仁縣教諭莫晦,應該說算是比較真實的城建基礎數據了。至于后來《(乾隆)衡州府志》和《(嘉慶)安仁縣志》所說的袁達圍城“周四百五十五丈”,“為門者五東曰仰高西曰觀瀾南曰來熏曰啟秀北曰迎恩”等文字內容,幾乎采用了明《(萬歷)衡州府志》中有關記載,據此可以判斷,這應該系這位佩蘭公之繼任者們后一步的圍墻行動,具體年代尚有待于做進一步的考證。嘉靖二十九年知安仁縣事的王守文是浙江余姚人,字汝學,號東白,嘉靖十六年舉人。他出身名門,父親是成化十七年辛丑科的狀元王華,曾任南京吏部尚書;長兄王守仁,字陽明,是弘嘉時期著名的哲學家、軍事家、政治家和文學家,擔任過南京兵部尚書,封"新建伯",后追封為"新建侯";玄孫王業浩后來在明崇禎年間也曾擔任過兩廣總督、兵部尚書等要職。但王守文顯然沒有他父兄和后代子孫那樣的政治建樹,官方在評價他的蒞政成績時,只是寥寥數筆,說他“少從學于伯兄陽明先生之門”,“諳習吏事”,“勸農興學”,“凡公署津梁倶留心修葺”云云(乾隆衡州府志)。粱希賢,字宗道,號復軒,四川江津人,嘉靖三十二年(萬歷志曰二十二年任)由河南林縣知縣位調任安仁知縣。蒞政之初“即辨偽印”,“每遇旱祈禱無不應者”,“至于革火耗修學宮士民尤翕然稱頌”。尹鳴商,字聘伊,號莘野,浙江烏程舉人,嘉靖四十四年知安仁縣事。明代史志評價他“公慎平恕”,“吏不敢欺”,“減差徭”,“置義倉十”,因而“民懷其德”。明萬歷二年由河南嵩縣教諭擢任安仁令的陳應魁,字子元,號文垣,江西清江人。他“五載為政”,“不事煩苛”,后來因政績卓著“升慶遠同知”(至萬歷二十四年后已擢升正五品的云南永昌知府,時《萬歷衡州府志》有載;另據《廣西通志》載,陳應魁萬歷后期還曾擔任過正四品的廣西按察使副使),離任之日安仁城內“士民流涕”。賴霖,字利潤,號仁宇,福建永定恩貢,萬歷八年知安仁縣。他“性慈惠”,“銳意興革”,“清丈田畝去浮糧八百石”,“民咸德之”。謝之藩,字價甫,號南湫,四川威州人,萬歷二十四年由選貢知安仁縣。后來的志書褒贊他“才猷練達”,“民仰戴之”。他留名地方志史的另一重要政績,就是主政期間在前任蔡鳳梧整理篡修的基礎上,續修并付梓印制了明萬歷版《安仁縣志 》,可惜今已失傳。綜上所述,安仁明代歷任知縣的政績主要體現在這幾個方面:一是建治圍城有政績,這方面的代表性人物主要有韋衡、韓宗堯、袁達、王守文、尹鳴商等;二是興學修志有成果,如韋衡、陳善、王守文、粱希賢、蔡鳳梧、謝之藩等人;三是勸農薄賦惠民生 (包括輕徭薄賦、銳意興革、置設義倉等),這方面的代表性人物主要有韋衡、余鐸、陳善、王守文、粱希賢、尹鳴商、賴霖、薛之奇等;四是勤政務實留政聲,如余鐸、袁達、粱希賢、尹鳴商、陳應魁等人; 五是安民治盜保平安,這方面的代表性人物主要有余鐸、陳善、韓宗堯、袁達等人。

  滾滾樂水東流,洗凈塵世浮華。大明王朝自洪武元年開國肇基至崇禎十七年大廈崩塌的276年間,偏居湘南一隅的安仁縣曾出現過五十多位知縣。這些地方官們年少時大多歷經寒窗飽讀詩書 ,然后通過學而優則仕的科舉選材之路走上遙遠的仕途。在安仁,他們中的大多數人無不在踐行個人的報國理想,施展自己的理政才華,以實現不負天下蒼生的抱負。在任期間,他們或建治圍城,或輕徭薄賦,或銳意興革,或勸農興學,或教化修志,或治盜安民…在安仁悠遠燦爛的歷史星河中留下了耀眼一瞥。流年似水,時過境遷,雖然安仁的這些明代邑侯們早已“荒冢一堆草沒了”,但他們的名字必將永遠印刻在安仁浩瀚的史志之中……

  主要參考文獻:《(嘉靖)衡州府志》、《(萬歷)衡州府志》、《(乾隆)衡州府志》、《(嘉慶)安仁縣志》、《(同治)安仁縣志》、何朝暉《明代縣政研究》等

[作者:anren]
[編輯:anren]
[來源:王禪]
關于我們聯系我們友情鏈接設為首頁收藏本站
中共安仁縣委主辦 中共安仁縣委宣傳部承辦 Email:[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2004-2016 www.wduxvm.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安仁新聞網 紅網安仁站
 
湖北11选5走势分布图